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枝白路17号地下室的梦想家」下的文章
这理想主义消亡的时代——与张湿婆关于《枝白路》的邮件存档
经张湿婆同志同意,把这个长邮件发来博客做个存档。 这篇是两个物理系之间关于鬼庖丁《枝白路17号地下室的梦想家》的讨论了233333 另一边,一位物理系与两位中文系的讨论:虚无是必要的,痛苦也是必要的——与朋友们关于《枝白路》的讨论存档 步摇足下如晤: 今天把《枝白路 17 号地下室的梦想家》看完了, 本篇和两篇番外, 最后一篇番外没有管. 大约是从头看了一遍之后......
虚无是必要的,痛苦也是必要的——与朋友们关于《枝白路》的讨论存档
两位中文系(雅湘、阿苏)与一位物理系(我)与一位一脸懵逼的二愣子(红茶)关于鬼庖丁《枝白路17号地下室的梦想家》的聊天记录存档(有一部分涉及与脉脉《浮光》的对比讨论)。顺序可能会调整一下内容可能会整理一下(聊天的时候太散了)。 另一边,两位物理系的讨论:这理想主义消亡的时代——与张湿婆关于《枝白路》的邮件存档 此文一个可能的别名:我们到底是怎么聊一个原耽聊出一个比较文学新课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