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军党」下的文章
独木桥——由军党引发的
前两天被大喵和锦鲤勾得爬回去看了看自己三年前的几篇军党,被自己萌到了。大喵表示喜欢看并问我什么时候再写,我想了想等玻海本出完就爬回去写一写吧,恰好大喵的《长安远》也要重开了……不过我肯定没有大喵那么业良我手上大纲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 之前人文有个编辑说:写历史,写过去,写到八十分是好,写我太爷爷太奶奶,写到九十分是好,写当下写现在,能有六十分就应该报以掌声。 今天跟大喵聊了聊军党,......
军党|贺电
解放从饭桌上下来的时候,正收到留守运营室的小编发来的情绪激动的短信: “卧槽老大我们转发破三十万了!!!不是阅读是转发!!!!三!!!!十!!!!万!!!!!” 解放看到这个数字差点手一抖摔了手机。他在北京充满了雾霾味的冬风中吹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解放当机立断打开短信编辑界面就开始给任民报信邀功,可惜短信还没敲满十个字他神通广大的同行们已经开始轰炸一般地往他手机上发祝贺了。 ......
军党|情之所钟
[北京时间2015-9-2 23:18:19] 任民瞥了一眼计算机上显示的时间,摘下眼镜仰头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抓起桌上的手机给解放发了一条短信:今晚不回去了。 短信发出去后没两分钟熟悉的一短三长就震起来了,任民愣了一下才接起来,那边解放说:“我在你单位大院,过两分钟上来找你。” “卧槽那你还打什么电话。”任民几乎被他气笑了。 “我想听你的声音啊。”解放说得云淡风轻......
军党|是不是该建议立秋放个假?
夏天快要过去的时候解放终于从祖国南海回到北京,刚下飞机看到来接站的人解放愣了一下。 “你哥呢?” “我等了这么久!见面第一句竟然是问我哥……真是没人情啊。”任京华瞪了一眼解放,拍掉解放伸出来摸她脑袋的手,“他去接环环哥啦……靠,不许摸我头,会长不高。” 解放笑了一下,觉得任京华这幅有点撒娇的表情用那副酷似任民的五官表现出来居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萌感。解放顺从地任由京华拉着他的手......
军党|聚少离多
临近五一假期,机场里的人比平时更多一些。任民对了对表发现现在离解放告诉他的登机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时自嘲地笑了笑。 他一定是他妈的想解放想疯了才会提前不知道多少个小时跑过来等着给解放接风。 很长时间里任民都相信小别胜新婚,何况因为工作原因的离别也根本不是他能左右的,他所能做的其实也只有接受。 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解放离京最长的一次可能有小半年,而那小半年的前半段还能......
军党|喜闻乐见的红娘梗
其实解放到地方以后就在想军地鹊桥会这么个鬼主意到底谁想的……简直喜闻乐见激动人心,虽然名字实在是起得没水平了点。 大龄(未婚)青年解放表示虽然他和隔壁管消防的以及隔壁的隔壁敢直言“我们都有一颗跳动的媒婆心”的公安系统的——等等,难不成这个鬼主意就他想的?——一样热衷于给其他大龄未婚男青年牵线搭桥解决个人问题,但要在这里坐上几个小时看别人擦出火花,确实不是一件很好受的事情。 这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