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写作随感」下的文章
生病的一周,卡文的一周,以及拆砖Repo
大家一定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啊……血的教训。 生病的一周 先是重感冒,咳到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 然后可能是因为重感冒导致免疫力下降,感染了外耳道炎,痛到半夜辗转反侧睡不着,跑去校医院开了点消炎药以后稍微好了点,但还是并发头痛,周日吃完药蒙头昏睡了一整天不省人事。 整个人都好虚…… 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的时候补完了雅湘推给我的《穿堂惊掠琵琶声》(……生病不忘摸鱼这到底是一......
写给生命中绵延不绝的雨水
最近都在干嘛 先说一下最近没更新博客的日子我都干啥去了。(不对,我明明有更文啊!) 填《大雨倾覆》,填完了,不仅赶上了暗暗的生日而且赶上了53日(薰嗣日),我很开心。虽然这文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要做(打算把它再修一点细节向EOE靠得更近一点),不过已经是我目前水平的极限了,人要学会放过自己。 沉迷EVA,每天找暗暗小论文,已经把诺里推进E沟并企图把一野也推进E沟(喂!!) 推基本粒子拟人......
全ての終わりに,愛があるなら。
跟学长聊人生、以及青春的诗 上了第一艘不是公检法题材的船 重看《白夜追凶》23集 其他 不要紧张,这篇博文是中文的。 这篇博文可能会很乱,因为最近连续真情实感次数明显增多,所以什么乱七八糟的感想都记一记。所以Tag都是乱打的,我自己的博客我爱怎么打怎么打,略略略~ 跟学长聊人生、以及青春的诗 30号的时候跟某学长聊天,从Markdown聊到白夜追凶,从白夜追凶聊......
叙事的绝对权威,或写作者的一厢情愿
公立新年、农历新年、新学期返校日。 一般来说所有的“新”都标志着某个阶段的告一段落,下一个新阶段的开始。 坐着15小时的卧铺,拖着行李箱,背着我的电子设备再步行1小时,从粤北山沟沟里千里迢迢回到学校宿舍的我,在“下一个新阶段”开始前,到底在期待着自己做什么呢? 去年认识了正在过间隔年的Baco,虽然跟她并不处于同一个人生阶段,但还是被她“寻找”的勇气实实在在地打动了一把,年......
那保卫着的,也用来葬送
​ 写这个博文的起因是红茶他们难产好久(我至少在上上学期末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打算录了……)的关于同人的节目终于发了,作为多年来一直跟红茶对着干的一名友人,我当然听完以后按惯例去diss他。然后红茶说“我大概知道你要说啥,我连怎么回应都想过了。”那我还写个鬼啊,不写了,没意思。 结果这货每次说“大概知道”大概率就是不知道,心好累,人和人之间果然是不可能相互理解的。 实话实说......
唠嗑,也谈一种创作观
刚在逼乎围观了一下如何看待某我很喜欢的作家的某部作品的问题…… 不管这部作品的事儿,我讲一下我“现在”(此处引号表强调)的创作观,特别是写作有历史背景的题材的时候 历史上我们有开明乡绅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残暴土豪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工农先锋吗?有的 历史上我们有刁民无赖吗?有的 那为什么即使有出现刁民无赖搞死开明乡绅的情况我们还盛赞建国以来的土改以及与土改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