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上海组」下的文章
上海组|两生关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爱,是不可以忘记的。 一 文汇坐在愚园路一家咖啡馆巨大的落地窗前,手里慢条斯理地搅动着一杯没加方糖的黑咖啡时,一场大雪正毫无征兆地落满上海的街头巷尾。 一小时前,一位自称是《立报》外勤记者的青年微笑着对他说,我叫任新,久仰文汇先生大名。 文汇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年轻几分的男人。那天任解......
上海组|六十五年
任解放刚从一个饭局上下来,饭局上一民政局的熟人一边比划着一边大声控诉刚过去的5月20简直把他们忙成了汪,说着说着还激动地又灌了任解放一瓶。等任解放半拖半抬地把人送上出租车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任解放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了看,回了几条编辑部的通知,最后才点开文汇来的那条“等你回来。”自然地回了一句“刚下来,半小时后到家。” 对于任解放来说,5月20实在算不上什么特别的日子,文汇......
上海组|这样就好
从北京回来后任解放径直回了报社,他推门而入时文汇正百无聊赖地弄着桌上一盆看起来奄奄一息的薄荷草,案头的一沓报纸已经按照日期叠好。听见声响文汇一下抬头看着任解放,眼睛捕捉到那人身影的一瞬间变得光华流转。他微笑说,欢迎回来。 “嗯。”任解放没有更多的表示,只是在经过文汇坐着的地方时俯下身轻巧地吻上文汇的唇。任解放和文汇之间的互动比不得北京那对来得热烈激情,他们更像是一种简单而温情的问候,任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