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恋光|寻常冬日

《寻常冬日》
by 矩阵良

愛城華恋/神楽ひかり


1.

“哎?要对华恋保密吗?”

星见纯那与大场奈奈的房间里,两位主人先是看了看一脸严肃的稀客,然后面面相觑。

神乐光点了点头:“要保密。”

大场奈奈想了想,和星见纯那脑电波交换了一下意见以后,露出她标志性的微笑:“好的,我们知道了♪”

星见纯那接过了神乐光递过来的印着Mr. White图案的特大号纸袋,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不过……神乐同学为什么会来找我和奈奈?”

神乐光坦诚相告:“真昼说,有困难找班长,班长解决不了的,就找Banana。”

……不愧是大家的妈妈一样的存在啊,奈奈。星见纯那在心里默默地比了个大拇指。

“啊,那这么说的话……奈奈解决不了的呢?”

“真昼说,世界上不存在那种事情。”

“哎呀,最高的评价呢♪”


2.

爱城华恋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和神乐光一起放学回家了。

“诶!?又是自主练习吗,小光你这样是不是太拼了……”爱城华恋看着神乐光慢慢吞吞地把课本一本一本塞回书包里,“我不能和小光一起吗……”

话里三分担忧七分委屈,听得神乐光心尖一颤,差点直接白旗投降。

“不、不行啦!是秘密特训……”声音越来越小,底气越来越弱,神乐光还从来没这么心虚过。神乐光重新整顿了一下心情,正色道:“而且,华恋不是还要去真昼那里补习数学吗!下周就要测验了哦?”

“……呜啊啊小光!不要提这种伤心事!我不听我不听!”

爱城华恋哀嚎着流泪之际,神乐光无奈地笑了笑,对门口朝她比了个OK手势的露崎真昼轻轻点了点头。


3.

……比想象中的难。

神乐光在拆了第五次线后有点丧气,比对着面前书页上的教学参考,她感到了一种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

大场奈奈善解人意地端来一盘香蕉马芬,安慰道:“万事开头难,小光不要着急呀——先吃点东西吧?”

“一个人知道了自己的错误,并且能够改正过来,这人就是有福的。”星见纯那合上书本,一本正经,“威廉•莎士比亚说的。”

神乐光闻言笑了出来,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咬了一口香蕉马芬。

“……啊,非常好吃……谢谢。”

“真的吗,好开心!纯那也请尝一尝♪”

“那我也不客气啦。”星见纯那表情自然地先咬了一口大场奈奈递过来的香蕉马芬,才从大场奈奈手里把马芬接了过来,“不过吓了我一跳哎,现在才刚入冬,神乐同学就在想这种事了。”

“嗯。”神乐光低头,双颊悄悄地染上了两片绯红色,“……因为,之前在英国的时候,华恋信里说冬天上学会有点冷。”

“华恋,真是幸福的孩子呀♪”大场奈奈笑着说。

神乐光一愣:“哎?”

大场奈奈伸出手指,若有所思地说:“因为你看,华恋的事情,小光你全都记在心里了呀。”

……!

在大场奈奈和星见纯那的注视中,神乐光迅速低下头,企图掩饰自己心里的慌乱。


4.

爱城华恋难得自己出一次门。

当然主要原因是:现在是每周末的真昼大扫除时间。

和平时的差别大概在于平时华恋总会和小光一起去水族馆,或者公园,或者学校。

——虽然以上地点她们都已经巡游过无数次了,但反正,对于爱城华恋来说,出门闲逛不在乎去哪里,只在乎和谁一起。

买完真昼交代的生活必需品后,爱城华恋在商场中漫无目的地闲逛了起来。

最近和小光在一起的时间好像变少了……虽然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变化,早上也有一起起床一起上学来着。

爱城华恋有点沮丧地想,但偶尔还是会觉得有点孤单。

但是小光要特训的话也就没办法啦……毕竟要两个人一起不输给任何人地站在舞台上啊!好,今天的舞台少女爱城华恋也要每日进化——

一张传单毫无征兆地递到了爱城华恋面前。

“Mr. White新商品发售倒计时!本店特别推出Mr. White Festival活动,届时请务必光临本店~”

哎,还有这种活动啊……小光大概是会来的吧,不,绝对会来的。

爱城华恋想了想,拿着传单径直走进了店门。

“啊,不好意思、打扰了——”


5.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在数学测验结束后,神乐光终于熟练到不再拆线,然而她发现了一件大事。

——为什么华恋最近也一放学就不见了?

没有来问自己要不要一起回宿舍,问了真昼和双叶,也说并没有见到人。

天堂同学和克洛同学也说没在练习室。

而且,今天正下着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雨,这个天气还要外出,想想就觉得非常不对劲。

闹得神乐光在室内也心猿意马,完全无法集中精神。

“在担心华恋吗?”大场奈奈微笑着问。

神乐光老实地点点头:“嗯……”

“那就去找华恋吧,毕竟,偶尔也要休息一下的哦♪”


6.

“落地10分!Nice!”

爱城华恋偷摸着在雨中轻车熟路一跃翻进宿舍区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撑着伞站在墙边的神乐光。

“哎哎哎哎哎——!?”爱城华恋吓了一跳,“为什么小光会在这里?”

神乐光表情淡定,但爱城华恋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在生气。

神乐光说:“华恋才是,哪里都找不到人,我猜只能是出校外去了。”

爱城华恋脑内警报大作:完了完了小光生气了怎么办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要赔几只水母几只白先森才够补偿啊啊啊!?

警报还没响完,神乐光把伞直接撑到了她头顶。

“下雨出去还不带伞,会感冒。”

警报解除。

爱城华恋松了口气,正色道:“小光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啊但是生气什么的,绝对non non哒哟!”

“华恋……”

“小光?”

神乐光打着伞带着爱城华恋往回走的时候,想的是:说起来有好久没有跟华恋这样一起走了。

虽然也没有“好久”,但总觉得让人怀念。

华恋,此时又是怎么想的呢……

回答她的,只有打在伞面上细密的沙沙声。

回到宿舍后。

“华恋!小光!你们这是搞什么呀,会感冒的!都给我去洗澡,现在就去——!”暴走之真昼姐姐的审判。

“……是。”蔫耷耷。


7.

大功告成!

“小光做得很棒呀♪”

“嗯,我也这么觉得。”

神乐光把Mr. White的纸袋收好,向这些天里收留她的大场奈奈和星见纯那郑重道谢:“这些天承蒙照顾,十分感谢。”

“客气客气~”大场奈奈与星见纯那交换了一个眼神,“我们很乐意帮小光这个忙哦,而且,我和纯那也学到了很多呢!”

“嗯,神乐同学的心意,肯定能好好传达到的。”

门口传来真昼的声音:“OK,华恋出门啦,小光可以过来了。”

神乐光与房间的两位主人道过别,跟真昼一起回到了自己房间。

“这个……之前桌子上有这个东西吗?”神乐光指着桌上的信封。

真昼从她身后探出头来:“咦,奇怪?我走的时候还没有的呀,写的什么?”

是神乐光再熟悉不过的信封和字迹,只不过这次收信人的位置上写的是汉字而非字母。

“神乐光小姐 亲启”

里面是一张传单。


8.

神乐光站在传单指示的店门口,作为一个本格白推,她有点迈不动腿。

“……居然,全部都是Mr. White……好厉害……”

此情此景,除了买买买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在白先森的海洋中迷失自我的神乐光同学,不出意外地与一只圆滚滚的白先森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哇啊!”是白先森!

这只会动的白先森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然后又比了个“稍等一下”的手势,从不知道哪个四次元口袋里掏出了一顶帽子和一块方巾。

魔术!?

神乐光一脸诧异。

会动的白先森先向她展示了一下帽子里什么都没有,然后将方巾盖在帽子上——

锵锵!再次掀开方巾甩到一边,它从帽子里连拖带拽地拽出了一只远超帽子容量大小的Mr. White布偶,上面还带着限定版的标签。

“好厉害……怎么做到的……”神乐光惊叹。

白先森把这只限定版的布偶塞进了神乐光怀里。

神乐光愣了:“哎!?可以吗?”

“可以哦,是给小光的礼物呀。”白先森里面传来熟悉的少女的声音,爱城华恋摘下布偶装的头套,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怎么样小光?惊喜吗!”华恋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我钱不是特别够,所以就找店长姐姐说能不能给她们帮忙什么的……啊,魔术也是店长姐姐教的!练了好多天!……哎?”

爱城华恋话音未落,就被神乐光一把抱住了。

“真是的,华恋你呀……”

“小光!”感受到对方的心情,爱城华恋毫不犹豫地回抱住对方,嘴上倒是跑火车说着:“其实我刚才表演的时候还有点紧张的啦嘿嘿嘿……”

把头埋在华恋颈间的神乐光小声地说:“……我也有的哦,给华恋的回礼。”

“!?”

神乐光松开怀里的人。爱城华恋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就多了一圈儿纺织物。

是一条带Mr. White图案的围巾,尾部还装饰了星星的图案。

“送给华恋的,惊喜吗?”

“好厉害!小光好厉害!”回过神来的爱城华恋除了激动还是激动,“是小光自己织的吗?好厉害!啊!难道小光这几天放学是在——”

“……嗯。”送礼人露出了可爱的羞怯表情。

“谢谢……好开心啊,我会珍惜的。”爱城华恋轻轻抚摸着围巾尾端的流苏,然后握住神乐光的手,举到自己胸前。

“我呀,最喜欢小光了。”

“嗯,我也,最喜欢华恋。”

小小的温暖,在她们交缠的指尖传递。


9.

回宿舍的路上,爱城华恋后知后觉地发现一个问题。

“说起来小光……这条围巾为什么,这么长……?”

“……”

神乐光选择沉默,然而不安地拽着衣角的手暴露了她的紧张。

爱城华恋认真思考了两秒钟,迅速做出一个“我懂了”的手势。她先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拆掉两圈,然后转身把多出来的部分绕在了神乐光的脖子上。

爱城华恋雀跃道:“这样就刚刚好了!”

“笨、笨华恋……”

“哎?不是这样吗,小光?”

“……”

“但是这样小光也很暖和吧?”

“……嗯。”

“那就这么决定了!”

今天也是一个,闪耀着温暖的寻常冬日。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白天明明要干活愣是摸鱼到了凌晨四点半的矩阵良

<
评论系统不需要注册,对文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务必留下评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