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ManaHaru|Blue shirt and red marks(授权翻译)

作者:BlackberryFox
译者:矩阵良(MatrixK)
分级:青少年及以上
警告:没有
原作:灰与幻想的格林姆迦尔
配对:马纳多/哈尔希洛
附加:现代AU
原文链接:这里
译文链接:这里

题外话

作者有话要说:
还记得我之前说我上了条鬼船吗?对我现在还在这条船上……不用救了。
灵感来自这个帖子,这篇文看起来像是《Every Single Thing》的后续,第二天早上的故事什么的,但其实不是。
它就只是另一篇现代AU而已,大家都在上大学,没有人领便当,大家都在同一个宿舍楼,虽然可能不是同一间宿舍吧……
警告:有性暗示
食用愉快~

译者有话要说:
……不我其实没什么话想说,反正就,渣翻,争取卖安利给小伙伴(??)
虽然我感觉能朋友们英文肯定都比我好,你们快去看原文……
AU大法好/(ㄒoㄒ)/~~超甜的这篇,太太人也超好啊啊啊!我们已经勾搭成奸呸不是,勾搭成功了╰(°▽°)╯
反正就,祝大家食用愉快!你们肯定会被甜到的,功在作者;如果食用不愉快,锅是我的(躺平任嘲)
它看起来像个机翻,你们信我我已经尽力了,我毕竟是六级都还没考的人啊/(ㄒoㄒ)/~~
上了鬼船,不用救了(蹬腿)


正文

早睡早起,生活规律是件好事,但有时也让人生无可恋——比如周末习惯性早起的时候。
时间不早不晚,莫古索一如既往在厨房给大家做早餐;梅莉、梦儿、席赫露正坐在桌边,一人捧着一杯果汁或者牛奶,闲聊的时候间或啜饮几口;蓝德四仰八叉地趴在桌子上,毫无形象可言。他那杯不知道是什么的饮料被推到一边,估计都被他忘掉了。
说出来都没人信,早起专业户哈尔希洛和马纳多,迄今为止一个都没出现。
最终,哈尔希洛进门,径直走向冰箱觅食的时候,蓝德倏地站了起来。
“你今天睡得真够晚啊。”红毛君蓝德如此表示。
“啊!早上好哈尔!”梦儿从座位上发出欢快的声音。
“早安,你今天出现得确实很迟……”梅莉说。
“早安……”席赫露腼腆地说。
哈尔希洛含糊地向大家道过早安,转身开始找自己装牛奶的杯子——就在这时,大家仿佛发现了什么。
哈尔希洛穿着的衬衫,是不是、对他而言、稍微有点、太大了……?嗯,淡蓝色的衬衫,浅色的字样和图形,设计独特……这真的不是马纳多最喜欢的那件衬衫吗。
莫古索确定烤箱里的东西没有烤糊以后终于站起来,转身朝哈尔希洛打招呼。
“早上——”话没说完,莫古索就被穿着马纳多的衬衫,正睡眼朦胧地往杯子里倒牛奶的哈尔希洛惊呆了。
女孩子们面面相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蓝德本想嘲讽两句,然而首先他一句刻薄话都想不出来,其次也没这个胆子。莫古索非常想指出“这不是马纳多的衬衫吗?”,然而最后关头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没错,他们是室友,所以这种事情确实有可能发生——假如哈尔希洛真的困成这样,醒来的时候拿错衣服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问题在于,这意味着哈尔希洛之前是裸睡的?而且为什么他自己多少件衣服都没摸到,最后穿了马纳多的衬衫?
大家都懵了。哈尔希洛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穿着室友的衬衫一样,若无其事地走进厨房把牛奶放回冰箱里,然后给自己找了找糖和勺子。哈尔希洛坐在桌子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自己的牛奶。
“你还好吧?”蓝德问出了此刻他脑子里唯一一个能问出来的问题。
“当然……为什么这么问?”哈尔希洛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因为你买的这件衣服,从各个方面来说都和马纳多那件很像,甚至是在尺寸上。或者,可能,也许,你真的,穿错了别人的衬衫吧?
“哈尔……马纳多呢?”梦儿问道。梅莉和席赫露因为这句问话突然紧张了起来,神情仿佛在对梦儿说:“你在瞎问什么呢!”
“我走的时候他还在睡,怎么了?”哈尔希洛貌似神游地回答,手上还在极其缓慢地搅他的牛奶。
“没什么,就是他平时都起得挺早的……”梦儿喝了一口面前的饮料,小声回答。其他两个女孩子顿时松了口气,一齐盯着哈尔希洛那件真的很像马纳多的衬衫。
周围弥漫起一种尴尬的沉默,只有莫古索烹饪的声音偶尔会打破这气氛。没等多久,马纳多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光着膀子。
“啊,原来在这里。”他说。
哈尔朝自己周围看了一圈。
“什么?”他问道。
马纳多指了指哈尔希洛正穿着的那件蓝色衬衫。后者低头看了一眼,终于意识到这衣服不是他自己的。
“啊,这是你的……你想把它要回来吗?”
“不用了,你穿着就行。”马纳多露出一个微笑,说,“我就是在想它去哪了而已。”
“对不起……它是我醒来摸到的第一件,而且它穿着也很舒服所以、总之……”哈尔希洛辩解说。
其他人静静地看着他们,突然意识到他俩这对话很像老夫老妻——或者比较接近老夫老妻的某种不寻常关系。
“没事。”高个的马纳多说,掉头准备回房间。就在这时,大家突然又发现了什么。
痕迹很轻,但确实不是幻觉;不是很红,但确实十分醒目——马纳多的背上,从颈部往下,环绕着凌乱的红色抓痕。
蓝德吓得瓜都掉了,完全没了调侃或者嘲讽的心思。莫古索睁大了眼盯着马纳多,然后又转过头看着优哉游哉搅拌牛奶的哈尔希洛。席赫露窘得小脸通红;梅莉默默移开了视线;梦儿脑子里一片空白。
坐在哈尔希洛旁边的蓝德一脸惊悚地转向哈尔。
“等一下,你俩什么时候……?!”蓝德刚准备喊出来,就被梦儿高声打断。
“蓝德!”
“怎么了?!这都这么明显了!”
“但是我们不能……”梅莉小声说。
“什么这么明显了?”哈尔问道。
“你穿着马纳多的衬衫。”蓝德义正辞严。
“是的,所以……?”哈尔希洛点头承认。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如果有什么的话他会跟我们说的!”梦儿说。
“你们在吵什么啊?”马纳多边问边坐了下来,上半身已经找了另一件衣服穿上。
“没事,他们又在作妖。”哈尔希洛回答,顺势把头靠在马纳多的肩膀上。
“我是说,”蓝德又开始了,“你俩……”然后,蓝德指出了眼前的这桩桃色绯闻。
哈尔希洛和马纳多茫然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马纳多终于明白了状况。
“我们确实像一对。”他对整个已经明显到直白的情况作出声明。
“我们就是一对。”哈尔希洛纠正,接着低头看着他还在搅拌中的加糖牛奶。
其他五个人齐齐迸发出一声惊讶的“呃?!”
“所以哈尔希洛穿了你的衬衫,然后你背上的红痕也是?!”蓝德不假思索地问。
马纳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哈尔希洛终于清醒过来,停下了手里机械的搅拌动作。这时他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一样,惊得勺子都掉到了地上。
“蓝德!”梦儿觉得脑子里突然断了一根筋,“你怎么能问这种事情!”
“我们很抱歉……”马纳多说,“为你们看到的……嗯……”
“我的天。”哈尔希洛喃喃地说,默默抬手捂脸,“我很抱歉。”
马纳多轻笑一声,给哈尔希洛顺了顺毛,仿佛在说:“没关系,这个话题我们稍后再谈。”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终于,莫古索从厨房出来,坐到桌前。
“好吧……可以开饭了。”他说。
于是大家纷纷开动,并没有人再提起这个话题。


番外?

哈尔希洛一整天都穿着马纳多的那件衬衫(要命了,这衣服设计确实不错,穿起来真的很舒服,而且还有马纳多的味道,还有什么比这更完美的吗?)。他们跟朋友们坦白了两个人的关系,虽然,当然的,尽力避免提起衬衫和红痕的事情。
夜幕降临,结束了一整天的杂事,两个人都有点累了。哈尔希洛脱下衣服准备去洗澡的时候,听到了一声欢欣的轻笑。
“你真的就这样穿出去了?”马纳多调侃。
哈尔看着坐在自己床上,手里拿了一本书的爱人,视线转到离自己最近的一面镜子上,接着意识到,他自己身上,也有红痕……
“你这话问得太恶劣了……”哈尔希洛表示。
“我跟你说过了,我会把痕迹留在能挡住的地方的。”马纳多说着翻了一页书。
“我觉得……”哈尔希洛转了一圈,好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痕迹——锁骨上的吻痕、腰间的抓痕……
“太恶劣了?”
哈尔希洛轻轻咬了咬下唇。
“……应该更频繁一点。”他说,然后背对马纳多开始做正事——比如把那件衬衫扔进洗衣篮。后者一下合上他的书。
“比如现在?”马纳多问。
哈尔希洛考虑了一下,重新面向他的爱人。
“比如现在。”


题外话

作者有话要说:
我感觉这篇进步了一点
然后,我也不知道你们那儿牛奶加糖是不是很奇怪,在我们这里挺正常的。
以及……我现在打对Tag了吗?开心~
希望大家大家喜欢~
如果喜欢的话留个言吧!

译者有话要说:
我要告白,虽然我是个渣翻但我还是要告白
太太你好甜啊/(ㄒoㄒ)/~~我喜欢你啊!!
然后……大家喜欢的话一定记得去原文点个赞_(:зゝ∠)_


分享一段聊天记录:

良:不行,好羞耻,不好意思发LOFTER……选择死亡

M:哈哈哈哈哈哈,翻译可以发呀

良:我不敢!!!首页英语都比我好!!!

M:没事呀我觉得翻得挺好的!

良:等……M你看到了?!不对我有把链接发给你吗!!!Σ( ° △ °|||)︴

M:我赞都点了喔

良:…………wait,卧槽
良:好羞耻,啊啊啊啊啊!!!
良:耻度爆表,我不行了,选择死亡!

M:冷圈找篇文还不容易!
M:况且你ID那么好认

良:算了,一咬牙一跺脚就发出去了……

<
评论系统不需要注册,对文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务必留下评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