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在反复丢人中每日进化,才是舞台创造科少女的常态!

↑开场推歌,史上最弱也最强的Seventina↑

哈哈哈哈哈哈是的,本篇是最近几个月来的花式丢人实录,感觉不写点啥正常话唠文你们都得觉得我在发疯的路上一路狂奔了。(天音:难道不是吗?)

最近因为少歌开始干起了半吊子翻译的活儿,先是手游剧情然后是前传漫画然后是监督的访谈——啊当然后两个其实是暗暗翻译的,我就做了一下协力工作。

每次都一不小心就肝了个通宵……然后第二天补觉醒来就会看到红茶指着我们群名片一脸惊悚地说你俩不要命了今晚给我滚去睡觉——

M子:迟早有一天我要给你俩寄保健品……

宝玉:我要给你们快递生发液……

我和暗暗严肃地反思了一下,觉得是这个道理,不能老这么搞,虽然我俩群名片一个是“重伤不下火线,我的肝好痛”一个是“重伤不下火线,我的胃好痛”但还是不要真重伤不下火线了,我俩一个肩膀到腰椎都有点问题一个全身上下就没哪里没有问题,还是爱惜生命努力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比较好。

可持续燃烧的柴火才是好柴火,是吧?(问题发言)

翻译工作初体验

这两天Baco没少被我骚扰问“这句要怎么理解”,因为我和暗暗其实都不是专业干翻译的……暗暗这个自学过N1的还好,我就真的完全是十分之一桶水瞎晃荡,只能从旁干点协助工作,主要是帮暗暗改文,把初稿努力改到接近原意。

就放两小段记录上来给同志们体会一下:

(关于Mahiru那段)

【原文】まひるちゃんをああいうポンコツな感じにしたのは,三角関係のじめっとした感じをあまり引きずりたくなかったからなんですよね。
【初稿】不过可能话题有点偏了,之所以真昼会表现得那样笨拙,是因为是不想让人一直觉得牵扯到三角关系吧。
 
政委:之所以会让真昼表现得那么笨拙,是因为不希望大家总联想到三角关系吧。
暗暗:联想可能不够强烈
政委:之所以会让真昼表现得那么笨拙,是因为不希望大家老往三角关系这方面扯吧。
政委:之所以会让真昼表现得那么笨拙,是因为不希望大家老想着往三角关系这方面扯吧。
政委:(……)
暗暗:不想让大家老是去觉得她掺和进三角关系了?
政委:之所以会让真昼表现得那么笨拙,是因为不希望大家总觉得她掺和进三角关系里了。
暗暗:这个味道就还好
政委:为什么我总有种“之所以会让真昼表现得那么笨拙,是因为不希望大家总让她掺和进三角关系里。”的感觉(允悲.jpg)是我太敏感了吗
暗暗:没有,政委只是被气到了(允悲.jpg)实际上还是不想让人老想着她搞三角什么的啦。
政委:之所以会让真昼表现得那么笨拙,是因为不希望把她跟三角关系什么的扯到一起。——这样呢?(使劲体会原文中)
暗暗:这里面有种「这群人就是执着于三角关系我能怎么办!」的感觉吧ww所以这种老把人家想成那样、执着于这种关系的感觉还是不要丢
政委:是,我想想
政委:之所以会让真昼表现得那么笨拙,是因为不希望大家总把她跟三角关系什么的扯到一起。
暗暗:这就好
政委:OK

(关于监督自己的心态)

【原文】どこかで自分はフィル厶メーカーだと思う気持ちがあったんですけど、あくまで僕がやっているのテクニックでしかないなと思って。
【初稿】总之尽管有些我自己就是FilmMaker的心情,但终究我做的也不过只是些技术活儿罢了。
 
政委:总之,虽然我自己是带了点Film Maker的心情来做动画的,但终究也只是干了点技术活罢了。
暗暗:看原文的话
政委:是觉得自己是Film Maker的意思吗
暗暗:对,前半句说得比较清楚是监督自己带着点「我是Film Maker」的心情,就内心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室友这种感觉的
政委:总之,虽然我心里自认是作为一个Film Maker在做动画的,这样?
暗暗:不太对
政委:我再想想
暗暗:这样,我把每个字拆一下政委感受一下?
政委:请
暗暗:どこかで——不知道哪来的但「它」就是存在着;だと思う——觉得自己是个Film Maker;気持ちがあったん——这种心情也是有的;ですけど——尽管如此
政委:噢,わかります
政委:总之,虽然会没来由地抱着“我是个Film Maker”这样的心情在做动画——对了吗!
暗暗:对了!
政委:Yeah!

——经此一役我才理解了为什么通常一本书会有两名以上的翻译。

确实第一道从日文到中文的过程是不符合中文表达习惯的……然后就要一个日文相对没那么好的来把握一下“这个意思写成中文应该是什么样”“怎么写才最接近原始意义”。亲身参与了这个过程以后才觉得,也是怪不容易的。

通宵了一晚上改出了第一稿,然后睡醒以后我和暗暗把通宵了一晚上改出来的第一稿又几乎重新重写了一遍……所以我们到底是为什么搞了个通宵??

至于那句求爷爷告奶奶地跑去问Baco问诺里同志问了一圈的“ななちゃんに寄り添える子もいれば”就更是血泪史了……

那天我微博上含泪发了一条:做到信和达就很不容易了,就不要强求雅了……

基本上按分工来说,暗暗负责信,我负责达,嗯。九年前的语文课代表重出江湖(不是)。

但其实还是干得蛮开心的,可能就跟我和红茶雅湘说的那样,人类本源的快乐来自不受资本家剥削的自由劳动。

所以用爱发电是最让人开心的事情。

现场丢人,以及炸带宽

早些时候在推特上向一个画手太太用半桶水晃荡的英文混着十分之一桶水的日文使劲表白了一下!

……当然日文的部分,三句里边三句都是病句。

……现场丢人。

但是太太还是超温柔地回了“しっかり伝わりました!!!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ヽ(*゚∀゚*)ノ”——天啊她怎么这么可爱的!

然后她还跟着发了三条推:

“めちゃくちゃ笑った”

“日本語って本当に難しいよね……わかる……(←この人日本人)”(←因为我三句日语里边有一句是“日语真难对不起我丢人了”)

“この界隈に居るといろんな国の人と繋がれるの本当にすごいことだと思うの”

2018-11-13 15-00-44屏幕截图

我流泪,我届到了,她真的好可爱哦……我现场丢人已经无所谓了,太太你开心就好,我永远喜欢太太.jpg

然后我狂喜乱舞的时候M子说我还挺幸运的,因为推上不少太太都比较自闭,被陌生人点赞多了会直接锁推的那种。

我:这么自闭……

虽然我也是觉得她平时比较话唠,而且每次点赞过整百都会推一次表示感谢应该不会介意我告白,但总之还是我好幸运。

另外一次现场丢人就是在Bitcron Pi里面了,你们都看到了叭!不许笑!

总之是发了前传漫画最后一话的翻译以后一觉醒来发现炸带宽了……吓出一身冷汗,心说我靠我上个月取消了香港节点真是太好了呜呜呜呜。给你们看一眼发了以后的带宽和我平时的带宽:

2018-11-13 15-16-43屏幕截图
吓哭了

其实当时我和暗暗也通了个宵,早上七点我吃完早饭上来补觉,中午睡醒以后发现微博上九点左右有说遇到了502的(不过那个时候已经可以正常访问了——后来想想果然就是那个时候带宽炸了),我开始还想难道又是中日国际线路日常抽风?然后因为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可以正常访问了就没想太多……

直到我当天晚上福至心灵,打开账户信息看了一眼……

就有了你们看到的Pi里面那封如何避免倾家荡产的沙雕邮件。

发邮件的时候我邮件还没在Pi里显示出来,之前有一回也是同样的情况,我辗转反侧想我不是被Hepo拉黑了吧,然后我焦虑又冷静地反省过往种种,觉得我应该没有干什么坏事啊?

——后来Hepo说可能是邮件内容格式解析出问题了,后来估计是修好了。

吓哭我了……

但总之遵从Hepo的教导设了一下最大尺寸限制,Hepo还安慰我说没事的(。)Hepo这是哪里来的绝世大好人!不但万能神仙还超温柔的!我永远喜欢他!我宣布我从此是Hepo过激推了!(不是你冷静点)

我真的没想到还触发了服务器的带宽预警(跪)。

Hepo那句“当时一看也不是攻击,就没有去理会”后来被暗暗拿来笑了我整整三天!整整三天!

……也是现场丢人的一种。

但反正我看Pi下面小F你们几个笑得挺开心的嘛(……)那就,无所谓了,丢人就丢人吧你们开心就好……

其他一些事情

  • 女神的书终于要出了,就是我还在爆改排版,吐魂,小出版社真是坑。
  • 因为懒得打理,注销了原来留着给基友点赞的LOFTER小号,堆垃圾(?)的地方有这个博客就够了。
  • 跟纤维同志双十一约了个饭,突然想起来前年还是去年双十一我们也约了个饭,还是同一个地方,还是同一个财大小吃街,还是同样的两只……不对,当时我不是单身狗,现在是了,擦。
  • 那天被武汉公交司机颠得吐了(前一天还通宵了是有点虚),下来凄风冷雨的时候得知迦南桑居然在武汉工作,果断约起了面基(暗暗:一觉醒来你们就约上面基了?!)
  • 红茶的节目!!终于他娘的准备录了!!拖到天荒地老的坑终于要填了!!
<
评论系统不需要注册,对文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务必留下评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阿苏 reply

    辛苦了!!!!!阿良是努力的舞台创造科少女!我要向你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