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吃饱,睡好,热闹而郑重地、活在人世间

有段时间没来写写自己的生活了,趁我还没忘掉自己最近在干嘛赶紧来写写。

反正还是一如既往的叨逼叨……

沉迷纸片人

感觉最近精神生活(?)上最大的事情就是沉迷EVA……沉迷反复温习原作、肝了篇同人、花了有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排了个论文本、找基友在CP22上代本子(这事儿还有点传奇,等会儿我再详细说)……哇感觉就跟回到了高中时代一样。

我觉得有一个可以沉迷的东西是很幸福的事情,生活毕竟是一个琐碎又重复的大事,有一个可以沉迷的东西对人的精神状态真的是个振奋。

虽然我也知道沉迷看纸片人美少年谈恋爱这种事儿其实某种意义上是消费主义黄鸦片……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弗兰在《在甚高频里念一首十四行诗》里怎么写的来着?

人类站在自己科技大变革的浪潮前,匍匐,寻死,吃烤串。

好像有点消极……不过其实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来着。

来说一下上周末CP22相关的奇事儿。

我没去,但是有基友去了。

我是真没想到都8102年了,薰嗣还有新刊。突然发现还有这茬,本来还咸鱼地跟红茶表示“今年有张砖不知道要不要入,不是很戳我但是收也算值你要打算去CP22帮我带也好不去就算了”的我登时鲤鱼打挺,垂死病中惊坐起!

红茶不打算去,问了一圈他朋友都是day2的票……我坐不住了,我要去发动一下我的关系网!然后问了一圈同校的姑娘们,最终正好要去CP22出摊的寒霜表示愿意帮我代。

CP第一天起晚了,大概是十一点半的样子,一开微博就看到暗暗在现场,于是我跟暗暗说:今年CP有薰嗣新刊哦,你不去看看吗?然后给她发了摊位号。

暗暗表示好啊好啊,然后几分钟后跟我说:那边早就完售了……

我心里咣当一下凉了八分,内心哀嚎说我靠,这么快完售,寒霜估计是买不到了!我小看了EVA解解们的战斗力!

本唯物主义者也不禁去跑团群扔了一个今日运势骰,骰娘告诉我今日运势89%。

结果那天下午我就被关在实验室外面了,指纹锁突然不认我的指纹了……然后图书馆找不到电源插座——这到底哪里像是89%的运势!我自我安慰:一定是运势都给寒霜带去上海了……

果然星期一寒霜跟我说买到了!就是会场里实在是网络不好就一直没跟我说!我那个狂喜乱舞啊!寒霜你是天使下凡吗!

薰嗣本《碳酸气泡》
蛋太太的薰嗣新刊《碳酸气泡》,是贞组薰嗣!

不过故事还没完……在我在微博上狂喜乱舞高声欢呼以后,住我楼下的燕云幽怨地评论:

等等你是托寒霜代购的吧……我那位代购基友说第一次去寒霜那摊的时候她不在,后来走着走着又忘记再去了,总之没买到我想要的银英合志……所以难道说这一切都可以怪你?

……???

好吧,看在新刊在手的份上,这个锅我背了!

于是我去问了一下寒霜她的银英本还有没有余本,寒霜表示其中一本还剩最后一本,你基友还要吗?

燕云:我要了!

最后决定我周二去找寒霜拿本子的时候顺道帮燕云把这最后一本和另一本一起带回来。

——所以你俩到底为什么不在CP之前就在学校面交啊?还要燕云找基友代购千里迢迢地去上海买本!还没买回来!

总之我和燕云都很幸运地买到了想要的本,皆大欢喜,可喜可贺,拿到最后一本什么的真是极限操作。

周二跟寒霜一起在街道口吃晚饭,然后被她精神污染了,讨论了半个晚上飙车相关事宜……顺带贡献出了我大半个月的笑点,在餐厅里被她笑得差点呛到。虽然,剩下的另外半个晚上她都在发刀,听得我一个银英路人都想报警了。

在吃饭的过程中得知一个极限操作:我要的那本,开摊大概不到一小时就完售了……寒霜能买到,主要是因为,她在大家相继网络崩溃的时候,首先扫出了码……我手里的是开摊头几本……

甘拜下风,厉害了我的寒霜。极限操作,极限操作。

无限咕咕的电台节目

说的是红茶的电台节目,之前找我和雅湘去聊聊原耽小说相关的话题的。

嗯,就是本来打算四月份录的那个,一路咕咕到五月都要结束了。

红茶是真的直男,我早该知道.jpg,每次我和雅湘在“为什么有一部分妹子会喜欢看耽美小说”这个问题上都忍不住要把他批判一番。我和雅湘的想法其实还挺简单的。

  1. 首先,女孩子看耽美小说主要还是进行男色消费,当然这些女孩子中间可能会有LGBT群体——咱们朋友中间就有不少嘛,但是总体来说,看耽美小说这事儿跟平权啥的关系不大;
  2. 其次,耽美小说在对谈恋爱的双方之间的关系描写上跟言情的模式有比较大的差别,更契合部分女孩子对理想的恋爱关系的想象;
  3. 确实有很多作品很优秀,在谈恋爱之外,还有作者个人的一些想法和价值诉求表达在里面。

红茶一直就没法理解为什么“作品优秀”这种很高大上的指标跟“男色消费”这种下三路的需求可以并存……

这个嘛……嗯……

我突然想到怎么跟红茶解释了:类比一下动画领域,哪个被吹神作的片不是萌妹萌妹萌妹,特别是同样书写恋爱关系的键社叶社的作品(脑内自动@KEY三部曲),你现在回忆一下首先回忆起来的也肯定是里面性格各异有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萌妹——这不是女色消费么,没有漂亮姑娘谁看这番。但同时你也要承认,这些作品确实很优秀,在剧情与人物的书写上有它的独到之处。

男色消费的部分,其实赵萌萌同学说得更精准(我只有一个疑问:同样是直男,为什么赵萌萌同学连女孩子喜欢看文撸都懂)

@赵皓阳-Moonfans
4月17日 14:20 来自 iPhone X
最近的事情沸沸扬扬,但我发现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一点:这一次众多人发声,表面上是争取同性恋平权,根源上是在女权。
所以这一次的争议中我们可以看到,积极为同性恋发声的多是女性群体,更绝大多数都是异性恋。女性群体的积极发声一方面来源于她们对“平权”话题的敏感与关注。相比而言,男性同性恋群体对于这一话题并不很热衷,因为在男权社会中,他们可以隐藏自己“同性恋”的标签,以“男性”的身份依然可以享受到诸多的优势。这也是当下骗婚生子等乱象丛生的根源。
另一方面,异性恋对于“异性的同性性行为”会有性唤起和性满足,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女生看钙片跟男生看拉片是一个道理。这离同性平权就比较远了,说到底还是一个色情和软色情精神产品的需求问题。至于同性恋是正常的、不应受歧视的,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在这种语境下只是一种附属品。
对于色情和软色情的精神鸦片(我们简称黄鸦片),是人本性的一种需求,尤其是在现在普遍结婚年龄普遍推迟、工作学习压力加大、90后空巢老人越来越多的社会现状中。对于男性同胞来说,黄鸦片主要产地在东瀛,而东瀛又是一个极端男权的社会,自然不会产出太多的能够满足女性需求的黄鸦片。于是我国广大女性同胞们“没有枪没有炮,我们自己造”,耽美小黄文和同人小肉图都属于这个范畴。
同样有科学研究证明,女性在对于黄鸦片的需求和“欣赏”黄鸦片时的反应是不同的,说通俗点讲男生喜欢一边看一边撸,而女生不太需要这种肉体刺激,而更多的是精神幻想。幻想一些男男在一起的场景(俗称萌cp)对她们来说也是一种性满足。相比而言就不会有男性幻想某些女性明星或女性角色“在一起”,这是男女生理差异决定的。
本质上来讲,这一次的争议是女性在争取属于自己的黄鸦片。而从人民日报评论和微博后期的变态来看,这一次清理也不是针对同性恋,逻辑就是我上一条微博说的,自上而下的层层加码而已。其实这背后涉及到更宏大的伦理、法制话题:色情产品应当如何处之于现代社会中。

女孩子也有精神上黄的需求嘛,没啥不好承认的,不让承认这一点、要求女性“精神贞洁”,那是封建糟粕,咱们共产主义光辉照耀下的新时代女性不兴这个。

至于作品优秀的部分,那不是很自然的吗,满足性幻想以外,人总有其他的更形而上的价值追求,就好像人要吃饭,要做爱,但也要劳动,要创造,这有啥好矛盾的。何况女孩子们对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挺敏感的,有自己的价值诉求。文学来自生活,当然会为它的创作群体和观众群体鼓与呼。

更详细的等节目录出来以后我也许再写篇博文叨叨一下。

终于告一段落的报告

粒子物理课,刚开学的时候张老师说要分小组做报告,给了几个选题。

包括我们小组在内,有四个小组选了中微子的话题,更进一步我们组是讲JUNO相关的题目……组长贼负责,每星期都催我们更新PPT,感觉他有当背后灵的潜质(褒义)。

我主要是负责查实验的部分,其实加起来也就两页PPT……不过还是花了比较大精力吧,虽然最后没怎么用上。

然后因为报告的事儿老场外求助晓峰学长,我怀疑他都要被我问烦了。

周三的时候我们小组第一个讲了报告,看出来组长很紧张了……稍微有点超时间,不过还好啦,该讲的都讲明白了。提问环节还被老师为难了一下,心疼。不过没有人问实验相关的问题……我就……感觉一身的屠龙术但是没有龙啊!

总之顺利做完了,也算收获不少吧,还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后实验室那边,我们这群小朋友也开始接触BES分析了,今天刚配好环境,准备找学长拷个程序run着感受一下。

前途与意义

大三了,到了一个大家都在考虑前程的时间了。

最后一次小组会的时候小组一群GPA3.8左右的在讨论出国还是留下,去哪个大学,怕录不上啊很焦虑啊什么的。

……啧,我一个GPA二字头,还挂了专业课的物院之耻、吊车尾之最都没焦虑,你们怕什么,想申就申啊!

不同圈子认识的几个学长学姐最近也有在考虑转行的,也有抱怨觉得做不下去了的。我听到的最多的理由大概是“觉得自己做的工作没什么意义”。

其实挺理解的,因为越往前沿走其实做的工作会越专精,越容易感觉不到自己在“创造”的实感吧,所以对决定了转行的同志们,我的态度是一概支持——我是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的嘛,当然希望他们日子过得开心;假如留在物理已经是一种让人丧气的事情了,那不如换一片天地。没什么不好,在哪一行还不是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不过,我也认识不少仍然留在本专业,而且做得挺好,人挺乐观的学长学姐。感觉他们的态度大概是这样的:“做出来了,那很好啊,说明我们的思路是对的;做不出来,那也不错,至少说明此路不通,排除了一种可能性嘛,搞科研哪有不失败的?”

我很喜欢他们,他们大概就是在自己的工作里找到了成就感和意义感吧。

陈姑娘住我隔壁宿舍,粒子物理报告也跟我在一个小组,每次下了小组讨论会我俩都去梅园那块觅食——我不认识路,都是她带的路,她也是那群“GPA3.8左右”的物院骄傲之一。

最后一次小组会散会以后,我俩绕去梅园,一人抱着一个饭团边走边聊。

陈:其实物院真的挺好的,咱们专业跟隔壁化院啊生科院啊的比起来,劝退的人少多了。

我:是啊。

陈:毕竟能选这个专业的,多少都是当年对物理有憧憬的吧,觉得物理真好玩啊。

我:是啊,其实我现在也觉得物理挺好玩的,你看咱们专业课——虽然我有挂科吧——但真的都挺有意思的。

陈:所以我觉得啊,虽然焦虑是焦虑,但至少大家还是很享受思考的乐趣的。

我:至少进来的,都不后悔成了物院的人吧;哪怕最后不做物理了,我也觉得在物院的这四年是快乐而且值得的。不管最终在哪行哪业工作,都是物院的人。

陈:就是这样!

当时在我们头顶,武汉光污染严重的天空之上,暗红色的云背后,该是我们尚未看见的、璀璨的星河吧。

<
评论系统不需要注册,对文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务必留下评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物院....感觉好厉害,很佩服能选这种基础学科专业的人..想想自己理科不好文科不会最后只能学个计算机科学,也真是惭愧

    • @凉月 然而我是物院之耻,吊车尾的……计科也很好啊!算法什么的也是很高深的学问【。】有什么好惭愧的!

  • 哈哈哈,一大半我都看过,因为邮件~

    话说今天终于把你的域名更新了一下~好久没开电脑……

    • @水八口 图你肯定没见过!发博的时候刚拍的咩哈哈哈!(还是垫着实验报告纸拍的……)

      发现我把主题字体改了吗!衬线体就是显得逼格高一点……

      • 小F reply

        @矩阵良 我发现字体炒鸡好看了!!!

        • @小F 我也觉得!!好吧实不相瞒是从另一个小姐姐的模板上抄的代码(……)用的Typekit的资源

          • 小F reply

            @矩阵良 这个字体太好看了!我要用到我博客去!!!

  • 所以这么大篇幅的第一节几乎完全看不懂(。

    不是很懂男同在男权社会中可以隐藏身份标签那一段的逻辑。性取向这种东西想要隐藏不是那么轻松愉快的,骗婚什么的恰恰应该是抗争不公的社会传统的诱因。不在国内不知当时网上七嘴八舌争论时的景况究竟如何,但愿当时某群体没有真的对和自己利益相关的话题袖手旁观……

    • @4585_5360 国内的情况跟国外不太一样吧,国内同性恋最主要的阻力来自家庭而不是社会(和宗教)……大部分人的态度还是“噢你是同性恋啊,你违法乱纪了吗?你会危害公共安全吗?你打算掰弯我吗?都不打算?啊那我们赶紧来讨论一下晚上吃什么!”事实上国内,特别是城市,对这个标签就一点都不敏感……我对国外的情况也不了解,但感觉国内确实并没有那种宗教带来的同性恋原罪【。】更多的恶评来源于耍流氓一类的行为(异性恋这么干也会被喷的)在社会上隐藏性取向标签是可以的,当然,回到家庭又是另一个情况

      嗯……我得告诉你国内当时讨论的情况更糟,至少我了解到的gay圈那边都在骂腐女跳什么跳,要么是不关心的(人跟对象过小日子过得挺好哪有精神关心这个)要么是骂被腐众拖累的233333实际情况比较复杂8(因为后来美国使馆还来趟浑水,这特么就是拿国内LGBT当枪使了,用完了还只管扔不管埋),如果不是我又是腐众之一又还没找到对象我也不太想关心这事儿

      • @矩阵良 燃鹅家庭往往是家庭领域的社会传统最坚定的捍卫者,并且社会风气也直接影响爹妈姑姨二大爷的言行啊 :P

        这边我能接触到的这帮老外基本也是这么个不当事的态度,几个朋友,尤其是明知我喜欢他但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那个,都是一开始怎样现在还怎样,心大得令人叹为观止。大部分欧洲国家对 LGBT 群体还是挺宽容的,比如爱尔兰已经允许同性婚姻有几年了,上周才废除了禁止女性堕胎的法律(这令人窒息的优先级排序……不过两次都是全民公决的结果,也能看出教条在这些国家到底还值几个钱)。

        不理解那些明明被帮忙维权还要反过来骂好心支持他们的人。一再自己不做为、还嫌别人有做为,自己的生存空间被打压也是活该了。不过大概当初就是因为周围有太多不能理解的事,才想着出国看看有没有不一样吧。

        • @4585_5360 我自己倒是觉得目前阶段还是用消费主义的春风软化一般人的态度比较好23333我一个本科硕士博士都在研究国内LGBT群体的朋友说,其实你会发现国内的大家并没有一个“主张”……平权平权,你得有个确实想要的权才能平啊,不然公权力也一脸懵

          当然有人会说结婚权,但是他自己的数据是国内gay群体还真不怎么关注结婚权的事儿(主要是复数性伴侣的问题……)

          所以事情就很尴尬了,喊着要平权,又说不出来要什么权利(不被歧视什么的是人的态度,你没可能作为一条要求写进法律把),公权力首先两眼一抹黑不知道你在想啥,看到有一部分跑去跟境外势力同流合污了,OK,这部分先记小本本……然后就被外边当枪使了

          普通群众看你观感就更奇怪了,你们找什么对象关我屁事干嘛要按头我不表态支持就是歧视(然后反而产生恶感了),平权平权喊着也不见你们要什么权,那我就只能理解成要特权了,凭啥,滚(恶感+1)

          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应该走对公众春风化雨对家庭内部宣传沟通的路线……确实国情不一样,我国群众跟外国群众面对的问题和习惯的思维方式也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