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スタァライト|永恒的少女,指引我们上升!

!Warning
本篇是关于《少女☆歌剧 Revue Starlight》的叨逼叨,内含大量动画、舞台剧相关内容剧透,且相当情绪化和个人化。
文长,真的写完才发现好几把长……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跟我唱:切っ先に栄光止まれ!!

我TM吹爆少女歌剧!!

虽然基友评价过我的看片口味:有一个方面很出彩,让我眼前一亮了,我就可以原谅其他所有的缺点(即使这些短板明显到不能忽视)投入巨大的真情实感来爱它……相反各方面素质都很好的制作精良的神作预备我倒是一般看完喊完好好好就忘掉了……相当个人化的口味。

基友:你这个立场就很容易成为小可怜。

我:……别说了,你闭嘴.jpg

好看的片子年年都有,有趣的片子百回一闻。《少女歌剧》是我近三年的新番里看过的最有意思的片子,同时也是剧外给我的反应最让我暴躁的片子……嗯,我是一个恋光推(……)就是被大家从第一话婊到第十话预计未来两周还会继续被挂墙头婊的那个恋光的推……这几天我抓着几个基友疯狂逼逼愣是没敢发微博,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还好自己博客反正我是管理员权限,我就逼逼了不服憋着 (突然暴政)

不过看片这事本来就是比较私人的事儿,看到什么没看到什么都是自己的事情,开心就好。

这会儿刚更新第十话,第十一话让我望穿秋水……之后的发展我猜不到也不太想猜——猜对猜错感觉都会少了点看片的乐趣,干脆不发假药了。就随便说说吧,如果有人准备去吃我安利的话,听我一句劝:关上弹幕、不要看评论区、远离贴吧和论坛。具体为啥我在文章最后再说……

故事的现实与超现实

我概括能力其实不是很好……之前给阿苏讲的时候大致概括了一下:

说从前有个学校,是专门为输出舞台剧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建设的,其中A班输出演员,B班输出舞台道具灯光剧本等等幕后工作人员,然后我们的主角九人是A班,99期生;他们学校有个传统项目(类似文化祭),戏剧学校嘛当然是演出,99期决定是三年都演同一出剧目《Starlight》,故事发生的时候第一次演出顺利结束,大家在积极筹划第二次再演。
《Starlight》有八个角色,99th分别由八个女孩子扮演:克蕾儿(天堂真矢)、芙洛拉(西条克罗蒂娜)、傲慢女神(爱城华恋)、嫉妒女神(露崎真昼)、逃避女神(花柳香子)、咒缚女神(石动双叶)、暴怒女神(星见纯那)、绝望女神(大场奈奈)。
在大家准备100th的演出的时候,转来了一个新同学神乐光,是華恋阔别十二年的幼驯染。
以上是A part(现实侧)的基本背景。
 
B part是一个超现实的时空,设计上是学院电梯往下直到地底的地下剧场(舞台剧里有明确的名字叫黎明剧场,动画没有,就叫地下剧场)。
这个舞台由一只迷之长颈鹿主持,道具,灯光,布景等等均不受幕后STAFF控制(也没有幕后STAFF)。
华恋追着不知道为什么久别重逢后变得超冷淡的小光来到了地下剧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舞台上小光跟纯那在互相战斗,并且纯那基本压制小光……然后神棍长颈鹿解说,表示这是为了争夺超越时间地闪耀的、永远的主角——Topstar而进行的Revue,舞台会根据各位舞台少女释放的闪耀和热情给予回应。
華恋:虽然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ひかりちゃん有危险我不能不管。于是華恋中途跳入Revue舞台,成为Audition第九位参加者。
以上是B part(超现实侧)的基本背景。
 
A、B part之间有一些微妙的联系吧,Revue上争夺Topstar跟100th的大家竞争主角角色有所对应(但并不是一回事)。

姐夫看完头两话后很直白地说:你们十一区人民怎么什么都能做成战斗番……

姐夫就是把我推进麻将坑的那个。

不过其实我觉得把少女歌剧定位成战斗番还是有失偏颇了,B part的Revue更接近一种象征,少女们在舞台上的战斗也不是靠的武力值(不然你说ひかり那连ばなな都忍不住吐槽一句的短剑怎么跟其他人招架……)而是对Revue主题的理解和表现——这点尤其体现在少女们歌唱、舞蹈演绎Revue曲的时候,Revue曲的歌词可能比场上台词还重要,是对战双方的心路明示,因此Revue也可以说是意志对决的具象化吧。

这个设定本身就给我一种兴奋感了,很别致,而且非常音乐剧。刚上大学的时候在弗兰的影响下我做过一年左右的音乐剧霉霉……就对这个形式以及形式下的“戏剧真实”感到相当亲切。把超现实的荒诞跟舞台结合起来,也是非常,怎么说呢……有艺术感的设计?

虽然也可以从食色性也的角度来说,少女们歌好听舞好看(武也好看),真·闪闪发光(キラめき),让人想高呼:永恒的少女,指引我们上升!

キラめき的演出

Revue可以说先声夺人了,绝对是这片子最引人注目的部分,尤其是1\2\3\8这几话的Revue,动作场面真实爆炸。

第八话吹爆我光再生产!攻守易势后绕着ばなな的那个大回环简直了,好看爆炸。

A part的学园日常,虽然灯光效果没有Revue那么闪,但是表现力丝毫不逊于Revue的神运镜,我个人尤其喜欢第四话華恋跟ひかり的环东京电话约会(哈哈哈哈),不连贯的台词和变换的场景分镜暗示两个人聊天的内容之丰富,同时作为一个紧凑的整体表达了两个人从久别重逢的时候的各怀心事到两颗心重新碰撞在一起,最后到东京塔下再次约定,整个段落表现力满格,我就是被这段一脚揣成恋光推的(……哭哭)。

这片很难得的就是,虽然前期烧工期烧得后面很着急,但是并不影响出色的表现力。

第七话和第十话制作组向我们证明了,省钱(其实认真来说应该是省时间)也可以省得很漂亮。(这点上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两部以E开头的作品……一部是EVA一部是ef。)

特别是第七话,监督古川知宏在推特上说为了第八话,第七话有意压缩了作画量,最后作画张数只有两千多张:

古川知宏‏ @TOPPY1218 8月30日
 
第七話は動画枚数3000枚以下なのは当然として、2000枚くらいで作りたかったですね。多分2300枚くらいじゃないかと。最近の深夜アニメの半分くらい。
「止メ」でもつのは、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の良さと美術色彩音楽がバランス良いからですね。八話に向けて「圧縮」の話数でした。#スタァライト

但就我自己的感受,以及周围在看这片的基友们的感受来看,第七话是真表现力爆炸的一话。某几乎不看动画被我按头去看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张同学跟我说:第七话是他对这片印象大转折的一话。

到第十话已经明显经费不足作画跟不上了……但是第十话在文戏和细节上的处理得很好,弥补了动作场面的经费不足,几张静止帧还是很好地调动了气氛,尤其是在舞台剧里出现过的战歌《Star Divine》进行再编曲后燃爆全场,至少气氛是没问题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说不要开弹幕看,因为弹幕相当破坏气氛……)

虽然这么说但是我还是希望BD能给这场Revue一个修正了……作画确实有点可惜,第十话命运的Revue本来是个形式挺浪漫挺梦幻挺高潮的Revue,值得好好做来着。

这片在画面上的信息量也相当厉害,到处都是同构,到处都是隐喻和意象,充满了神秘的诗性氛围,就长颈鹿与东京塔的那个画面同构我能吹两个月;第八话博物院里,失去キラめき的ひかり背后投影正好是长颈鹿的影子的恐龙骨架简直了;第十话幼年/少女的華恋和ひかり互别发饰那段看得我要过呼吸了都。

真的非常キラめき的演出。

唯一让我有点疑惑的就是配色,感觉少歌这个片子的配色整体有点偏暗偏灰(分からない,美工直觉的一种?),可能跟这个故事的基调有关?毕竟《Starlight》是个怎么看都悲剧的故事……

歌,我想冲动消费……

另一个要一顿猛吹的还是歌啊!不管是OP还是ED还是舞台剧曲还是动画Revue曲还是单曲,反正都好听,我吹爆。

先不说舞台剧的事情……就动画而言,这是一部我绝对不会跳OP和ED的片子,我自己而言,看过的片子里能做到这样信息量的片子,往前数一部是ef(悠久之翼)。

OP画面已经被各位显微镜看片的同志们一帧一帧扒了个干净,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最神的应该还是ひかり的代表色的小条涨得比其他人慢一拍,这个真是神了,直到第八话后大家才发觉这个细节是有意义的。

ED,虽然都是Fly Me to the Star,但是每一话的画面和唱的人不同,对应的情绪表达都不同……因为有重大剧透我叠一下:

{{Fly Me to the Star}}
第三话,華恋输掉Revue,被小光打了一耳光,小光独唱,情绪有种“保护不了你”“为什么你要突然下来保护我啊”的绝望;
第四话,華恋小光的环东京追逐,ED是華恋小光对唱,是再约定的坚定;
第五话,嫉妒的Revue,まひる独唱,是释怀以后仍然怀着美好的喜爱的有点忧伤又有点喜悦的情绪;
第六话,香子双叶回,ED是她俩解开心结后的情歌对唱;
最绝的是第七话,大场奈奈,然后ED画面是ばなな(和长颈鹿),但是没人唱,只有伴奏,是孤独和茫然,最后沐浴在聚光灯中的也不是ばなな而是99th《Starlight》的剧本;
第八话,小光的过去,ED画面是小光,但是唱歌的是幼年華恋,暗示失去闪耀的小光心里唯一能记起的只剩下和華恋的约定;
第九话,ばなな在纯那自信坚定的背书(这里文戏简直厉害,最后纯那念出自己唱名说“这是我说的话”简直泪奔)解开心结,ED是纯那和ばなな对唱,而且唱的是第二节歌词,暗示解开心结后对99th的轮回结束,向下一节进发;
第十话是真矢克洛彼此确认心意后的情歌对唱,而且结尾互相站在对方代表色的灯光中,真·沐浴在天堂真矢的迷宫中闪闪发光。

歌真的太好听了,我每逢深夜就很想冲动消费收碟……因为贫穷一忍再忍……流下眼泪。

不过要说最喜欢的一首……当然还是《Star Divine》九九组Ver!!

輝くの Star Divine
生まれたての光で
切り開け Star Divine
譲れない未来へ

負けないで Star Divine
未来を見捨てないで
立ち上がれ Star Divine
何度傷ついても

舞台に生かされている
切っ先に栄光止まれ

特别在第十话迷宫VS恋光过后……更是……对着歌词想剧情真是……又燃又唏嘘,又暖又难过,呜呜呜呜呜呜要哭了。她们怎么这么好啊!!!(震声)

歌绝对是本片特色,看了不上当听了不后悔(?)。

而且舞台剧/动画的曲目做对比也很有意思,比如第二话纯那VS華恋的Revue曲《The Star Knows》的旋律其实是舞台剧九九组合唱曲《私たちの居る理由》的旋律。并且两首歌的收尾同旋律的那段是这样的:

一つの 一つの
たった一つの約束のため
あの星だけが未来を知っているのなら
空を見上げて そっと 手をのばす

——《The Star Knows》(華恋)

何かを 何かを
見つけるもで進むしかない
私にとってたった一つの夢のために
それが私がここに居る理由

——《私たちの居る理由》(九九组全员+ひかり)

就很Rio……

然后,舞台剧的《Star Divine》最后一句“切っ先に栄光止まれ”是ひかりちゃん唱的,动画第十话的《-Star Divine- フィナーレ》的“切っ先に栄光止まれ”是華恋唱的。

之前看监督采访的时候也说,舞台剧和动画虽然剧情不一样,但是是互为补充的关系(出于这个考虑才采用了“舞台剧的嫉妒的Revue是ひかりVSまひる而动画版本则是華恋VSまひる”的设计)。这么一想就非常Rio。做不成Topstar我们可以考虑做Rioestar啊華恋ちゃん。

歌词也相当厉害,中村老师真是……我服气的。就提一句吧:

ほら小さな光(ひかり)なんて
真昼(まひる)になれば消えてしまう

——《恋の魔球》

就十分双关,虽然我更喜欢这句:

夜が明けて真昼になるよ

稳扎稳打的文戏

这部分我就不好多写了,写多了剧透……

真的是看到后面会忍不住“天啊一定要回去二刷三刷”的剧本。在ばなな身上尤其明显,从第一话的“我全部都知道。”到第四话的“这样的事还是第一次做。”到第五话的“我还是希望是真矢和克洛来演吧。”……看完第七话后大家回来看这几句有没有背后一凉……我是有的。

还有经典的第四话双叶的“离家出走什么的又不是香子”,到第六话……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非常有意思,Starlight的剧本也很有意思,跟本剧的剧情一直是互文关系,虽然知道是互文但最后第十话结尾还是吓崩了我……这部分就不多说了,不想卖假药……

说到假药,第九话ばなな说“Starlight是八个人编织的永远的故事,不存在第9人。可这么说,華恋,你的角色又是什么?你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我的假药要成真了……

好吹逼的部分差不多到这里……总之就是相当厉害,我吹爆。然后……开始吐苦水(……)。

!Warning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部分追剧观众不适,请自行斟酌要不要对号入座……
大量剧透警告

剧外谈:观剧者们的傲慢

拖着几乎不看动画的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张同学去看《少女歌剧》的时候,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开弹幕不要看评论区,他估计一开始不知道为啥……后来开了一下弹幕,问我说“为什么弹幕对華恋恶意这么大?”

我:……说来话长,你看完第十话了我再告诉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一个几乎不看动画的朋友做参照真的会让人客观很多,像他前三话的时候表示“没看出光和真昼之间有什么啊,倒是光和華恋之间感觉到了。”我说“是情敌,まひる对華恋占有欲蛮深的。”他表示“不明显啊,我只感觉到她不喜欢三人间,其他很正常……”

这话其实给了我一个警醒:我可能也被一些“场外信息”蒙蔽了。于是我后来也抽了一个晚上,关掉弹幕,忘掉乱七八糟的“歌学”,认认真真一口气把一到九话捋了一遍。

确实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拿まひる这条线举例吧……まひる对華恋的感情其实不是一成不变的,即使ひかり转学过来,最初(第一~三话)阶段まひる其实仍然对華恋保持了一个同室好友的距离,放课后发现華恋不见的时候那声“哎?”更像是“華恋居然先走了?”而不是“我被華恋丢下了!”(如果是后者的话语气应该是“哎?!”吧)

对ひかり跟她们一起住抱着華恋表示反对其实也还是室友打闹的感觉居多,而不是很多“扭曲怪”脑补的那么不堪。

第四话恋光环东京追逐的时候对まひる也有描写,但风评和我关掉弹幕以后实际看到的也出入很大……

首先是,这个阶段まひる在走廊上扮演走廊女神阻止香子打小报告之后的那段即兴独白,有点调侃自嘲的意思在,是一种自我开解,但是其实没有下一话“嫉妒”的情绪——下一话证明まひる真的嫉妒起来其实表现挺着急挺暴躁(吃我投掷!)的……走廊女神的时候还没有这种着急的感觉。まひる比很多扭曲怪脑补的其实要坚强独立很多,在第五话之前并不是“没有華恋就不行”的状态。

还有一个经常拿来婊華恋说她渣的部分是在帮恋光两人查寝打掩护过后的一个段落:まひる在宿舍门口台阶上惊醒,然后看见一路步行了好几个小时回来的恋光两人,まひる开心地跑上前,纯那和ばなな紧随其后。まひる握着華恋的手表达了关心,華恋一脸“啊哈哈哈真的对不起”的无奈笑,ばなな过来说華恋你哎,昨天值日是纯那帮你做的哦。華恋深受感动,表示我一定十倍偿还。

这里華恋被婊的主要言论是“まひる等了你一晚上你直接上去抱纯那了都不搭理まひる!渣!”

……好嘛,首先……まひる肯定没等一晚上……因为这个段落紧跟着上一段落的查寝,查寝的时候まひる好好地在宿舍啊,门禁是六点钟,那个时候まひる肯定出不去了,怎么想都应该是起了个早等门开了就坐在台阶上等恋光两个回来。

然后……也没有不搭理……華恋那个歉意的笑其实就是回答了,之后是まひる主动让到一边——那个时候恋光两个完全没动过位置,まひる确认華恋没事以后站到侧旁,让恋光两个面对纯那和ばなな,让到一旁其实就是自己没什么其他话要说的了,把谈话交给两边正面对的人。至于華恋单独对纯那表达感谢,是因为ばなな说了纯那帮她做了值日。

其实大家反应都很正常,这一段就是加深一下九个人的感情,同时代表着ひかり正式对九九组有了归属感:“我回来了。”

まひる真正开始慌(由单纯的喜欢、憧憬转向病态的嫉妒)其实是華恋与ひかり在完成再约定以后的事情,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呢?

華恋开始上进了。

第五话花了很大的篇幅去刻画華恋早出晚归(比首席还早,大家冲凉的时候她俩也没在)刻苦练习,九九组大家纷纷表示“好少见”,華恋进步也很大,B班甚至在考虑要不要让恋光来主演100th《Starlight》,華恋的进步也获得了首席的真矢的认可。 (所以谁再说華恋划水的,我打爆他狗头。)

在这次重看的时候我才澄清了一个之前的思维定式,发现了微妙的不同:まひる怕的从来不是“華恋被谁夺走”,她怕的是“所有人都在前进,就我在原地踏步,连華恋都开始进取了,可我呢?”

まひる一直在纠结的是“其他人都在闪耀,我怎么都追不上啊,我这种弱小的光芒根本不会有人看见啊。”这个观念在她心里都快内化成一个毫不怀疑的肯定句了。華恋的存在,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其实是まひる的心理安慰:什么嘛,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厉害的啊……我还是能做到一些事情的嘛……

ひかり到来,華恋开始上进,开始往前走,まひる感觉被九九组“丢下了”,其实根本上是对自己不再被人需要的恐惧——本质上是自我价值的动摇,而不是对某个特定对象(華恋)的执念,虽然她把这种焦虑情绪归罪于带来这一切改变的ひかり。

说来惭愧,ひかり对这点看得比我清楚……ひかり对已经陷入焦虑的まひる说了一句:“夺走……别说得那么轻易。”

其实仔细看嫉妒的Revue的Revue曲歌词,まひる表达“爱慕”的部分几乎没有,全曲在反复强调的是什么:我这样弱小的光辉,到真昼就会消失啊。

甚至我们看一下表达“爱慕”的部分:

あっち見ないで 敬遠しないで
もっと真っすぐ 私だけを見ててよ
いつまでも そのままでいてね
あの日のことは忘れない
恋の魔球 消える魔球 覚えてるでしょ

まひる的请求其实只是“希望得到注意”“希望被看到”,这跟“ほら小さな光なんて,真昼になれば消えてしまう”是一脉相承的:想得到自我价值的确认。

まひる的心结一直都不是華恋,而是她找不到自己的价值在哪里了。

所以華恋为什么能在被按着打了大半场后成功在最后的平等交锋中取胜,因为華恋切中要害了:我喜欢まひるちゃん温暖的歌、如太阳一般的舞蹈,还有温柔朗丽的表演,まひるちゃん什么都没有?ノンノンだよ,你有在闪耀啊!

Revue过后,まひる找到的自身价值所在是什么?——大姐姐。

虽然可能不是最闪耀的,但是希望,给爱着她的人们带来光亮的,温柔的まひる。

顺带一提,第五话的标题是《闪耀之所在》,是完全契合“寻找自身价值”的线路的。

整条线理完,发现跟相当一部分观众看的完全不是一部剧……相当一部分观众在前几集疯狂刷败犬啊闹钟啊这些恶意梗(是的,我觉得这些就是挺恶意的)的时候,被蒙蔽了感觉——反正就是败犬嘛,有一个败犬的标签就够了,谁管她的心结到底是什么。然后再拿她当枪黑一把恋光,爽歪歪。

后面被抓住一个点疯狂带节奏然后拿来当枪的还有ばなな和迷宫组,说白了《海猫》那句话说得好:没有爱就看不见。

まひる是喜欢華恋,但从不存在“没了谁就过不下去”。

同理ばなな是强大,但她从来不是BOSS也一点都不黑,她只是孤单久了第一次交到了朋友于是舍不得放的、不想长大的孩子而已。七八九这三话的节奏也非常好,Revue有相当的起承转合,ばなな甚至在走题的情况下还按着華恋打了好一段儿……

羁绊的Revue里,对ばなな而言真正的必杀一击,不是華恋被黑了大半个月的ノンノンだよ,而是華恋走出了代表99th《Starlight》的圆环——代表对过去的告别,对下一次全新舞台的憧憬,这些其实ばなな曾经也有(第七话),但是被她忘掉了。

回顾一下走出99th的圆环之前華恋的台词:不存在同样的我们,不存在同样的舞台,任何舞台都仅有一次,在那一瞬间就会燃尽,所以才让人喜爱、无可替代,才有价值,因为只燃烧这一瞬,所以作为舞台少女的大家,每次登上舞台的时候,都是新生!(此处歌词是華恋的“让我把新生的星星传递给你”)

99th的标志在舞台上消失后的華恋:对不起,なな。

我很喜欢这段,ばなな的外号本来就是華恋起的,结果ばなな被困在了这个外号所代表的过去的回忆里,然后由華恋来终结这段无尽的99th,用什么来终结?回到原点、回到ばなな对新的舞台仍有热情的时候的称呼,ばなな的本名:なな。

整个叙事非常通顺,一气呵成,到底是不是所谓“一刀秒”,各人心里有数。

然后其他说主角塑造不行啊,恋光之间的约定根本看不出来多重要啊(我怀疑这波人跟我看的不是一部剧)……都老生常谈了。

还是那句话,没有爱就看不见。

当相信自己讨厌一个人的时候,人怎么做都是错的。

有个基友第九话完了以后跟我聊第九话,一针见血地表示:你以为ばなな多唱三分钟華恋就不会被黑了吗,太天真了,到时候节奏就会变成“蕉哥哥气势这么强你華恋才唱几句就打赢了!”

我:……我竟然无言以对。

当然,也有的时候,不是因为没有爱,而是“其他人”太多了,搞得我们也开始焦虑了,觉得“跟不上大部队”,觉得“不跟其他人一样玩玩梗好像不合群”。

久了,就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了。

我们能看到的东西并不取决于我们看到的东西本身,而是我们相信什么东西。

相信まひる是个把自己的人生捆绑在别人身上的败犬,那就只能看到败犬;相信ばなな一定会黑化成为BOSS,没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走向就一定是“主角光环无敌”;相信華恋和ひかり是“工具人”,就会下意识屏蔽所有关于她们的信息——哪怕我在全剧中看到了她们的执着,看到了她们对彼此的真诚与坚守,看到了她们毫无保留的彼此信赖,看到了在遥远过去的约定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她们的人生走向,但就是有人会视而不见,说到底是因为不相信。

早几天我跟暗暗说,我还挺在意華恋“傲慢女神”的头衔的,感觉好像不搭啊。

暗暗跟我说:有才能者不努力以发挥其才能是傲慢;人甘于堕落,混迹于芸芸众生,也是傲慢。 (当然第十话以后我觉得華恋的傲慢应该是无理由相信“一定能两个人一起合格”这种没有先例的事情)

那么剧外的观众席上,甘于堕落,混迹于芸芸众生,情愿相信满天飞的标签和梗,情愿把角色、CP当成玩物还要宣布自己是○○厨,却从不愿意自己亲眼去看一看“这片到底想表达什么”的观剧者们,是不是也带着别一种傲慢呢?

<
评论系统不需要注册,对文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务必留下评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