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诗歌」下的文章
路边告白
分别在晴响的下昼时节 灰色的云预备坠入雪色的时刻 风和水穿涌于街道,听见 一些人与另一些人,在沉默中交谈 言语的缝隙之间藏着虚构的天堂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诉说爱的幻觉 她问出那句远古以降的拷问: 你会永远爱我吗? 他茫然得感同身受 他们的心跳空荡荡 你们的枪上了膛 雪色来了,降临在黑夜走火的时刻 谁们创造的爱的幻觉? 2018年09月04日 补完去给朋友......
在光里
想着出门,心里计算 四十度高温与三十分钟路程的 轻重,以光作为度量 夏日的时间以外,漫长的虚无 在关于夏天所有的想象里 不临场是必要的 记忆有光线和声音,但缺乏 意识 轻微的眩晕和耳鸣是美好的记忆底标识症候 晚霞烧焦的味道有故意纵火的气质 巨大的光线被风声盖住 三十度并局部暴雨的夏天也顷刻崩塌,就像十年前 怀揣火焰在浸水的城里奔跑的孩子 火里有世界的宿命,和不......
凌晨两点二十分的深夜梦话
如果可以——我是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未来,我陌生的爱人一定不要是个诗人。她可以阅读它们,可以抄诵它们,但永远不要写下它们。 所有相信诗歌的人,都经历过一生里最寂静的时刻。那是从千万亿的爱里发现自己失落的时刻,意味着在某一刻的时间里,自遥远的、这颗星球以外的故乡传来的回声被某种更强大的力量斩断。 孤单使我们找到陌生的语言,使我们不得交谈。 诗歌就是这么诞生的。
深夜的事
夜里有人悄悄地哭 有人睡了,与睡眠交换心事 有人在通宵狂欢 也有人在写绝笔 满世界的心事我都不知道 在深夜,寂静是至高的礼仪 后来我对星星说过的传闻 都被白昼带走了 2017.11.01 二半夜
废稿
久不落笔,多少有点像 久病不治,久治不愈,久愈但是 心意轻巧,绕避我们的言语 扩散在高空的飞机线 从边界变成条带,然后越来越淡 我是我诗歌的注脚 常常被跳过,多周目后成为无意义的 符号 不是明喻、暗喻、指代、互文任何一种 逻辑清晰表意明确,字体比正文小三个点数 四四方方,在出血线以内 久愈后,久别重逢,谈起一些经不起流传的故事 评价与解读都不再重要,我的位置 ......
城墙
武昌以前是有城墙的 阴雨时节,朔风,空旷辽远的码头声响 长久的冬天,相互取暖的孩子们 凛冽的尘土气息 他们善于把力学系统抽象出哈密顿量 但不明白把武昌城抽象成一个算符的原理 也不明白消失的城墙是武昌的围道 积分着一个历史的奇点 算符和等式都解不开它 言语和修辞都说不清它 曾经有明白算符和等式的人们在这里 曾经他们用言语和修辞不能告白的战友与爱人 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