繋がったの星の絆、いつまでも守よ
「观剧」下的文章
スタァライト|深更半夜,存个假药
跟暗暗聊少歌,说起不知道为什么,按照我平时喜欢到类型少女歌剧的CP我应该首推蕉那,但是我摸着良心想了很久发觉自己本心上最喜欢的可能还是光恋…… 然后话题变成了“我以前每次有这种不寻常的感觉几乎都是鬼船雷达发动的时候。” 暗暗:少女歌剧不会的!光恋要怎么鬼船! 然后聊到说不是还有小光死人论吗(……)然后我表示按《Starlight》那个剧本,比起小光死人论,华恋死人论说不定更......
这理想主义消亡的时代——与张湿婆关于《枝白路》的邮件存档
经张湿婆同志同意,把这个长邮件发来博客做个存档。 这篇是两个物理系之间关于鬼庖丁《枝白路17号地下室的梦想家》的讨论了233333 另一边,一位物理系与两位中文系的讨论:虚无是必要的,痛苦也是必要的——与朋友们关于《枝白路》的讨论存档 步摇足下如晤: 今天把《枝白路 17 号地下室的梦想家》看完了, 本篇和两篇番外, 最后一篇番外没有管. 大约是从头看了一遍之后......
虚无是必要的,痛苦也是必要的——与朋友们关于《枝白路》的讨论存档
两位中文系(雅湘、阿苏)与一位物理系(我)与一位一脸懵逼的二愣子(红茶)关于鬼庖丁《枝白路17号地下室的梦想家》的聊天记录存档(有一部分涉及与脉脉《浮光》的对比讨论)。顺序可能会调整一下内容可能会整理一下(聊天的时候太散了)。 另一边,两位物理系的讨论:这理想主义消亡的时代——与张湿婆关于《枝白路》的邮件存档 此文一个可能的别名:我们到底是怎么聊一个原耽聊出一个比较文学新课题的。 ......
近期补完或新追的小说番剧的一个笔记
突然觉得我也是挺浪的…… 顺带控诉一下红茶的节目,从2016年的四月份跟我说要做,到今年四月份开始筹备,到现在还没出来…… 我:好嘛 我:剧版镇魂都播完了 我:破云都要完结了 我:甚高频二刷了 我:我都从麻将爬到NEW GAME醉生梦死了 我:红茶,你的节目呢??? 雅湘:镇魂没播完呢,下周三完 我:那改一下,差不多播完了 雅湘:不过没差别,反正下周三红茶的节目也出......
面基研讨会,小麻将相关会议纪要
今天暗暗来武汉了,早起去给她接站,等她办了入住以后两个昨晚都没睡多长时间的可怜人趴在床上……刷めきめき老师1和五十岚あぐり老师2的推特……然后一边尖叫“啊啊啊啊啊怜怜好可爱——”一边等姐夫过来找我们吃饭。 下午本来是要去华师的,去了但是出了点状况,感觉误闯了人家行内交流会现场,就还是跑出来找个地方坐着吃冰淇淋,然后三个人开始聊小麻将。 十年前的半决赛 本篇团体决赛吃四预测 ......
雪花太轻,爱字太重
其实这篇我不知道该扔什么分类……分开发太短,合在一起又太杂,就随手扔这儿了…… 2018-06-03:想了一下还是挪到观剧分类了,毕竟一大半的篇幅都在真情实感地写我麻的小论文。 翻一本书 聊聊破云 这就是命吧 雪花太轻,爱字太重 滑铁卢 找到一个不受干扰的所在,二十年来第一次静心读完她的文字,他们的故事。如烟往事,被奇异的风吹回来,记忆里错综复杂的事件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