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尽头,爱就在那里。
序而再反,破而重构——《十四年》代序
玩梗玩到飞起的扉页 《序而后反,破而重构》 ——《解密〈福音战士新剧场版:Q〉十四年空白》代序 《EVA新剧场版》的执行监制大月俊伦在某个采访里说:开始《新剧场版》企划之前,庵野先生一口气把全部的TV版看了一遍,然后他第一次说出了“《EVA》原来这么有趣啊,都没想过会这么好玩”的话。 我把初排版给寿司君的时候,寿司君跟我说:“我也借用这句话吧:这书真有意思。” 我乐不可支,心......
写给生命中绵延不绝的雨水
最近都在干嘛 先说一下最近没更新博客的日子我都干啥去了。(不对,我明明有更文啊!) 填《大雨倾覆》,填完了,不仅赶上了暗暗的生日而且赶上了53日(薰嗣日),我很开心。虽然这文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要做(打算把它再修一点细节向EOE靠得更近一点),不过已经是我目前水平的极限了,人要学会放过自己。 沉迷EVA,每天找暗暗小论文,已经把诺里推进E沟并企图把一野也推进E沟(喂!!) 推基本粒子拟人化计划《Particle Boys》,这个真的挺神奇的,跟KEK(高エネルギー加速器研究機構,日本高能加速器研究所)官方联动,让我老觉得ILC已经穷到要基本粒子组团出道成为偶像来拯救濒临废校的ILC学......
凌晨两点二十分的深夜梦话
如果可以——我是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未来,我陌生的爱人一定不要是个诗人。她可以阅读它们,可以抄诵它们,但永远不要写下它们。 所有相信诗歌的人,都经历过一生里最寂静的时刻。那是从千万亿的爱里发现自己失落的时刻,意味着在某一刻的时间里,自遥远的、这颗星球以外的故乡传来的回声被某种更强大的力量斩断。 孤单使我们找到陌生的语言,使我们不得交谈。 诗歌就是这么诞生的。
Peing提问箱回答汇总(4)
Peing是一个推特上很火的匿名提问箱,大概就是可以不用注册向箱子主人提问,箱子主人再在推特上做回答,不过我推特基本就是个僵尸号所以回答是在微博上,以后可能不定期在博客做一下汇总。 提问入口←(也可以从博客导航栏中的提问按钮进入箱子) 终于混更来了…… 关于欣赏的问题 关于……嗯?的问题 你们这是约好了吧的问题 关于教改的问题(这怎么也问我) 关于人际交往的问题 宛若带孩子? 关于量子场论的问题 关于……这怎么也来问我?? 催稿之一 关于微博简介中学校的问题 还是交友的问题 看电影的问题 关于自我评价的问题 催更之二......
【EVA】大雨倾覆【薰嗣】
!Warning 原作:Evangelion CP:渚薰/碇真嗣 警告:过于神叨叨、我们基薰全程神隐(大概) 要获得本质,当先给虚幻让路。 ——路也《城南哀歌》 我是在傍晚时分向美里小姐说起那个梦的。 无从判断是哪个季节,总之没有下雨——事实上这里已经很久不下雨了,天空跟被榨干了汁水一样,没有一片云彩上找得到一丝降水的迹象。按理说这样的天是不应该有雾的,但我的确看到了,或者说,意识到了在到达水边之前,这里是起过一场雾的。 这样的预兆本就多少有些不同寻常。 绵延的荒草出现在我眼前(在我醒来之后我意识到,无论如何,一个干旱的季节里杂草是不应该有......
激情万丈地存一个脑洞大纲!
连续两天累得要死的乱梦跟痛苦万分的卡文过后我终于迎来了灵感的时刻! 虽然不是《惊蛰》的灵感,E沟翻船,E沟翻船…… 暗暗也补完了EVA,我俩激情聊天并表示EVA同人天花板高基准线也高的时候我灵光乍现想到了这个故事。 我:……我突然有一种欲望……写EVA同人要写好,我得去看格非……《褐色鸟群》那样的感觉…… 暗:可以试试看 我:我想到了 暗:嗯嗯? 我:这是一个七天的故事,或者说是七天在LCL里发生的故事,也就是老贼在Q开头那段巨神兵的灭世七天(对应从补完计划开始到真嗣拒绝补完的七天)七天里一开始一切都是好的,然后他要慢慢自己发现这一切的好的其实非他所愿,不是所有......